處女情結?? 進來看看這故事唄(轉貼)(1/2)



臨海的一家肯德雞店裏,我倚著椅背,欣賞著落地窗外的風景。突然,耳邊傳來一個男人的溫和的聲音:【小姐,我們可以聊聊天嗎?】
.
我嚇了一跳,有點惱的望過去,卻觸到一對清澈含笑的眼睛。我打量他,高大的身材配一張耐看的臉,穿著一身質地良好的休閒杉和長褲,給人的感覺熨帖而清爽,我唇角一彎,邪笑:【我的男朋友馬上就來了,你還和我聊嗎?】
.
【當然和你聊了,因為你根本就沒有男朋友?】他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肆無忌憚地盯著我說:【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沒有女孩在等男朋友的心情會這麼懶散。】我露出貝齒,甜甜地笑了。
.
這個男孩的精明讓我感到欣賞,我愉快的和他聊了起來。就這樣,我認識了安傑,一家電腦公司的工程師。
.
我們第二次見面,他的手上捧著一束馬蹄蓮,用綠色的素紙包著,映著他深情如酒的微笑。第三次在月亮升起時,他約我去海邊散步。
.
海風漸涼,他用他的寬大的懷抱溫暖我。第四次我們在說笑間,突然,他俯下身,為我細心地繫好散開的鞋帶。那一刻,我感動的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和他戀愛。】
.
與安傑戀愛一月後,我們做了愛,喘氣、激情退去後,我伏在安傑的胸膛,問他:【安傑,我不是處女,你會愛我嗎?】
.
他撫著我淩亂的頭髮,就像在撫摸一隻可愛的小狗:【傻瓜,都什麼年代了,還問這麼老土的問題,我在乎的是兩個人是否相愛。】我快樂的從床上蹦起來,又撲了上去:【安傑,我真是太、太愛你了。】
.
第二天,我提著自己的行李,搬進了安傑的房子。我們開始了同居。同居的日子如飽含雨露的鮮花,美麗動人。
.
每天清晨,當陽光濾過白色的窗幔,我穿著居家服,穿著拖鞋,去廚房為安傑準備早餐、煎蛋、烤麵包、沖牛奶,然後安傑起床。這個時候,安傑總會用用他沒刷牙的嘴亂嚷:【老婆,你真是這世界上最美麗最勤勞的女人了。】幸福的就像空氣中瀰漫的雞蛋牛奶味,香香的,甜甜的。
.
一天傑路過一家時尚小屋,小屋的門前掛著一個小小的粉紅色的牌子;還你處身,只要80元。
.
我嘻嘻笑著說:【聽說男人都有處女情結,彌補一下你的遺憾。聽說這東西,只要做愛前放在裏面,就會落紅,跟真的一樣。】
.
安傑認真的看著我:【小如, 我沒有處女情結,你不用補償。再說,不是處女沒什麼可恥,拿那假的東西騙人才可恨。】
.
我又一次感動的像小狗一樣,把腦袋使勁往安傑懷裏鑽:【安傑,你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男人,我一定會好好愛你一輩子。】
.
與安傑同居的第60天,他帶我去南昌老家拜見了他的父母。
.
在他的父母面前,安傑毫不掩飾與我的親暱,攬腰、摟肩,使明眼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們的關係。
.
臨走時,安傑母親塞給我一個小錦盒,打開看,是一枚色澤久遠的祖母綠的戒指,不知所措間,安傑的母親和藹的安撫我:【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是傳給兒媳婦的。】安傑立在一邊,笑瞇瞇地望著。戴上安傑家的的傳家戒指,我開始憧憬與安傑的婚禮。
.
西式的教堂,簇眼的鮮花,及一對身穿著婚紗禮服的壁人,踩著音樂,在神父和祝福的親朋面前莊嚴起誓:【無論貧窮富有,健康疾病,我們不離不棄。】
.
安傑則嚮往去海底舉行婚禮,身著潛水服,在海洋裏與無數奇奇怪怪的魚共舞。那種感覺多妙。
.
9月,安傑被公司派往武漢工作二個月。
.
我為他收拾行李,我邊往他的行李箱裏裝剃鬚刀、男士面霜,一邊說:【安傑,我不在你身邊,你可要好好把握自己,別讓妖精勾去了。】
.
安傑摟著我:【寶貝,你是我父母欽點的兒媳,有妖精我也不敢去惹呀。】安傑走了,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的我。
.
生活猶如被抽走了陽光和空氣,沉悶至極。
.
早晨醒來,身邊空蕩蕩的,便無一點做早餐的興致。
.
晚上,不敢看那些恐怖的鬼片,因為沒有安傑寬厚安全的懷可鑽。安傑的電話總會在深夜十點準時響起,親暱的稀釋著我寂寞的心。
.
但思念如野草般瘋長,安傑離開我一個月後,我期期艾艾的說:【安傑,離開我了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
.
等你回家了,我們結婚好不好,我總有一種擔心,擔心時間會離間我們。】安傑心疼的說:【好,等我一回家,我們就結婚。】
.
我每天反反覆複的數著安傑的歸期。下班時路過影樓,望著一幅幅照片裏的美眷,
嘴角總會漾起傻傻的笑,過不了多久,我和安傑也會成為一對畫中壁人。
.
安傑工作期前半個月,每天例行的電話時常會中斷。問他原因,他說工作即將收尾,要做的事情很多。
.
我信了,囑咐的他多休息。臨了,撒嬌的說:【安傑,我已經看好一套水晶之戀婚紗照,很不錯,還有很多優惠服務呢。】安傑淡淡哦了一聲。安傑的淡然讓我閃出一絲不安。但很快的我又笑自己神經質。
.
撫著安傑家的祖傳戒指,我幸福的對自己說:【小如,你快要做美麗新娘了。】安傑回來的時候情緒閃爍不定,尤其不敢直視我的眼睛。
.
直覺告訴我,安傑有事瞞著我。我咬著唇,克制自己不去揭安傑的心事。只要能和安傑結婚,他的豔遇,我可以隱忍。我帶著安傑來到影樓。
.
從試衣間出來,一身白紗的我猶如仙子,安傑看的呆愕了。我笑著挽起他的手臂,我與安傑終於定格成為美麗無雙的眷侶。
.
我鬆了口氣。安傑繼續每天呆在電腦上工作,偶爾會有一些令他神色不自然的電話打來。我視若無睹,繼續籌備著我們婚禮用品。
.
安傑回家的第十天,家裏來了一為不速之客。安傑見了她,臉色刷地白了。
.
我冷冷地望著他們,說:【你們談吧,我出去一下。】下樓時候,我已經虛脫的無法自製了。我坐在小區的花園裏,亂亂的回憶那個女孩。
.
細細柔柔,小巧如玉的臉上梨花帶雨,是那麼的淒怨無助,我的心口奔湧著巨大的痛,只怕,安傑的這次不是豔遇那麼簡單。一個小時後,安傑發瘋般抱著她衝出來。
.
近了,我看清楚了那個女孩,手腕上竟有大片的血。天,她居然割腕自殺!我驚訝地捂上自己的嘴。
.
安傑衝上馬路,攔了一輛車。女孩被搶救了過來,蒼白的臉,靜靜地打著點滴。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安傑的手,弱弱的哀求:【安傑,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不負責任?我求你了,不要拋棄我。】
.
安傑吻著他無骨般的小手,眼睛裏盛滿了愛憐:【好,我不會離開你了。】我退了出去,那一幕,如刀般插在我的心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