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4)



我看著夏鷗,她對我笑,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夏鷗輕聲提醒我去幫她媽做飯。我說好的,就去了。起身時夏鷗小聲說了句誠懇十足的謝謝。

「謝謝你。」她說,聲音是輕柔的,表情是真誠的。

就進了廚房。雖然不會真的炒菜,但以前回家總要圍在親媽身邊轉,也常幫著打打下手。於是廚房裡的活我基本上還算熟悉。當然那是我媽在世前了。

「伯母我來幫您!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哎~要你做什麼呀,你儘管等到菜好了,多吃幾碗就對了!」和我媽的話怎麼一樣啊。我馬上想到了母親,就差點喊出聲媽了。

湊合著開始理點小菜什麼的。盡量不做得手忙腳亂。期間聽她一直撈念她家夏鷗「是個好女孩啊」「從小就乖順啊」什麼的,我不多說話,偶爾真摯的應兩聲。

她又說到,最近老是鬧肚子痛,我就想到我父親以前肚子痛用的良方,說下次來給她帶上。

她感動的望了我一眼,似乎要落淚了。發現她認真看你時,和夏鷗的眼神十分相似。

一直沒看見有男人,也沒聽伯母提過夏鷗的父親

就感慨了,覺得這個家庭,也不似表面看上去那麼風光。

飯菜都一般,但是我吃了3大碗,樂得夏鷗她媽臉上紅潤潤的。一個勁的毫不忌諱的直接讚揚我。

其間偶然問到我工作的地方,正欲說,夏鷗把話岔開了,竟露出點急切,「哎呀媽!!你老問這些幹嘛呀?說得好像我們家很勢利似的。」

「哦哦,好好,不問了,啊小斌,來多吃肉!你得再長胖點才好呢!」然後給我夾了快回鍋肉。

我一口吞下。

我奇怪了。按理說我在一家規模影響都不錯的外企工作,而且也算是個金領級階層,以前這些都是我炫耀的資本,怎麼夏鷗會急切的不想我說出來呢?當然我也沒必要在她媽面前炫耀什麼,我只是想說點好的,讓長輩開心一下,覺得自己女兒沒找錯人。

但是夏鷗不想我說,我也不多說什麼。

吃了晚飯夏鷗就說要走了,看得出她媽很不捨,卻只說了句「這麼快就走了不多休息下嗎?」在沒得到夏鷗同意後,沒再說什麼。

依依地送我們在樓下小區,夏鷗說,媽你回去吧。她說「我走了。」

然後車開很遠了,在轉彎時從反光鏡裡看見她還立在那兒,踮著腳向這邊望。

「你應該多來陪陪你媽,反正又不遠。」我輕聲說,夏鷗現在已經又換回那一貫的表情--保持麻木。

她低下頭,沒說什麼。我也就不多問了,我不想追究許多我不用知道的事。我知道沒那個必要。

當車快進入市中心時,夏鷗突然叫我調轉頭。

「調轉頭!回到剛才那裡!」她說得很急切,又帶有命令的意味。

我望著她,變得冷漠起來。

「哦……請你!好嗎?」


還是把車開回去了。給自己的借口是:今天她過生日,寵她一次。

其實我根本拿她沒辦法。

把車停到停車場我就直徑往她家走,夏鷗叫住了我。

「怎麼不是去看你媽嗎?」

「不是。我現在要向你討我的第二個生日禮物。」她說,眼睛就眨啊眨的。表現得像個學齡兒童。

我眉頭皺起來了。壓低聲音說,「你說。」

我在心裡想:夏鷗但願你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個什麼位置。

答案讓我大吃一驚:想和我吃涼蝦。

「我想你請我吃涼蝦。」她說完,笑得有些誇張,眼神帶點嘲弄,她一定看見我不滿到極點的表情。

涼蝦--我沒記錯的話,涼蝦1塊錢一碗。

我望著她,這個老是讓我不知所措的女孩,站立在初夏的微風裡,笑得有如一株清雅的蒲公英,散了一片。

「我沒聽錯吧?你要吃什麼?」

「跟我來。」然後她拉住我的手,飛快的跑起來。

我那年29歲,我以為自己在風中進行初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