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5)



她跑在前一步,不時回過頭來催聲「快點啊!你老啦?」然後看著我瞪圓眼睛,她會放肆的笑。第一次笑得那麼毫無章法。因為夏鷗以前不笑的,就算笑也只是嘴動動,眼睛從來都是很平靜。

我豁然開心起來,任她輕柔的拉著我的手,你可以想像她頭髮被風吹拂後飄入我嗅覺範圍內的味,少女的溫馨使夏鷗這時看上去像那大海的小女兒。

小時候看過童話,大海有12個女兒,而最小的女兒最是美麗而善良。

跑了一會,夏鷗在一個路邊攤位下停住。整個「店」就一把大的遮陽傘,和一張四角桌,上面人工寫著「涼蝦5角」字跡是毛筆字,已經快脫落了。攤位面前是一排平房,婦女兒童們平靜的沐浴在夏陽下,好奇的看著我和夏鷗--盛裝來吃涼蝦。

我感覺自己像個瘋子。

夏鷗很快樂,她清脆地叫喚老闆娘,要2份涼蝦。

「夏鷗?是你嗎?」老闆娘的個大約50的婦女,飄著一臉親切的小雀斑。

「是啊,張嬸!我帶我朋友來吃你家的涼蝦。」

老闆娘一下子注視到我,和夏鷗的母親一樣看人點都不知道含蓄。看得我幾乎要臉紅了。我那時滿頭汗,穿著白襯衫,抱著西服外套,高高的挺立在她的遮陽傘下。不知道手腳怎麼放。

「哦坐啊!年青人!」她親切的招呼,笑得好像山間的向日葵。

我看夏鷗很隨意的找了張小凳子坐下了,我也拘謹地坐在她旁邊。

老闆娘盛了滿滿兩大碗涼蝦過來。

我有些不想吃,喝了點水就放那兒了。

夏鷗開始吃了,她一口一口的,速度很頻繁。一會就快見底了。然後嬉笑著說還要。

我就不能想像前幾天夏鷗在酒吧「妖綠」,喝芝化士時的斯文優雅。

夏鷗說腳累了,就把涼鞋脫掉了,光著她白嫩的腳踝,掀高裙子裸露到大腿,那些都是耀眼而美麗的。她像個深山裡的水妖,不加一絲修飾的魅惑著,毫不費力的任何一個動作都儘是誘惑。

她見我在看她,吐吐舌,笑:「你幹什麼又這樣瞪著我?眼睛張得圓圓的,看上去好幼稚哦。」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沒說話。她又開始吃她的涼蝦,發出可愛的聲音。

「張嬸,你們家的涼蝦還這麼好吃吶!我還要一碗。」

「哈哈,好吃吧!那你可以經常來吃嘛,好多年沒看見你了。對了,你媽還好嗎?」

「嗯,還是老樣子。」

然後她又開始吃。

「你好像以前經常來這裡。」我總算忍不住好奇,問。

「是啊,你看你左手邊,第三間屋,就是我從小長到大的家。我是吃張嬸的涼蝦長大的。呵呵」她說著,對老闆娘一笑。埋頭又吃。

真那麼好吃嗎?可是我覺得想……想一種廁所裡的動物。越想越不敢吃。

「你們家,以前住這裡嗎?」這裡是很綠色,還畢竟算貧民窟了。

「嗯,住這裡。住了十年。啊,說起來,這涼蝦有十多年歷史了!」她悠悠地說,我跟著她的話輕輕的假想,一個市井裡長大的美麗女孩。

聽她回憶是一種清涼,比涼蝦美味,至少我這麼覺得。

「後來呢?」問

「後來,後來媽跟了一個很有錢的男人,再後來我們就跟著有錢了,搬了家,住進了全市最頂級的花園小區……只是我再沒吃過張嬸的涼蝦了。」她的那碗又吃完了,望了我一眼「你都不吃嗎?」帶一臉讒相。

「哦,我不想吃。剛才飯吃多了。」

「那我幫你解決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我的那個帶藍花的陶瓷碗就被移到了夏鷗面前,她三口兩口開始吃起來。

「你要吃,再多叫幾碗就好了嘛。」我納悶。

「嗯,但是會把張嬸吃垮的,她一定不會收我們的錢。」

想想也對。

夏鷗又開始對著我回憶了,「小時候,家裡很窮,我從小就沒父親,母親帶我到十歲,我記得我每天放學回來,必然要吃一碗涼蝦。那時母親拿家裡最大的碗,在這裡買,但還是不夠我吃吶!」夏鷗說了有史以來最多的話。

「說起來,這涼蝦的味道怎麼都不會變,冰冰滑滑,清清涼涼,又軟又耐嚼。」

我看著她,這個享受般吃著涼蝦的女孩。我真不敢相信她目前的我包養的情婦。

夏鷗只是個妓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