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9)



問這句話時人在激動中,聲音就不由得提高了幾分。夏鷗本來在收拾桌子,她又穿著那件白的裙子,像一煙迷惑的幽魂在客廳飄來飄去,臉上帶個淡然的表情。

聽見我突然高聲的說話,她愣了一下,隨即又轉到廚房去了。我又些到憤怒的邊緣,我又想到了那被夏鷗和我都稱之為母親的美麗而可憐的女人,她那麼努力的營造一片無塵的天,去籠罩自己的女兒,我甚至可以猜出她為什麼喜歡讓夏鷗穿普通很中性的衣服,因為她實在不願自己的女兒受到一絲自己的影響。

如今她很滿足了,她覺得女兒平安長大了,也快嫁人了,她的一生美好的願望也快實現了,她整天開心得像隻毛色發光的鸚鵡,重複那幾句「真是太好了,夏鷗和你真的太完美了。」

但是她越開心我越覺得她可憐,夏鷗只是我的情婦,花錢包養的。剛開始我看她那麼毫不修飾的用目光欣賞我時,還很內疚,但此刻我看見夏鷗墮落得沒理沒由,我就把所有的情緒全部發洩到夏鷗身上。

「你到是給我說話啊!你以為你很清高嗎?」我追到廚房,激動的說,然後就看她把吃剩的菜倒掉,她十分優雅的做家務,好像在充滿藝術的彈鋼琴。她臉上那抹平淡也正好和我的呼吸不定形成對比。

「你是啞巴嗎?我讓你回答我!」

「你希望我說什麼?」她緩緩地抬頭看我,「你不是已經去看她了嗎?」

我覺得我快要瘋了,好像那是我的媽,我逼一個陌生人去喜歡。我說夏鷗你沒良心!「你媽她已經在盤算著等你畢業就直接結婚了你知道不知道!」

是的,最近每次去伯母都很興奮的對我說乾脆畢業就結婚,訂婚都免了。

她是個極為敏感的女人,每當我稍微表現出一點不滿,她馬上緊張地問「怎麼你們本來都是要結婚的不是嗎?難道你不想娶我們夏鷗?還是你嫌棄媽的身世?」弄得我每次都必須積極配合。但是我那顆已經被激活的良心,無時不在譴責我的欺騙,對一個可憐的妓女,偉大的母親。

夏鷗手上的活停頓了一秒,在聽見結婚二字時,但是幾乎是馬上,她又開始變得忙碌起來,洗碗,然後出去擦桌子。在從我身邊經過時,我聽見一句努力保持平靜但卻洩露出點悲傷的聲音「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快死了。」

我平靜下來,我開始審視她,臉色蒼白身體消瘦,那時刻毫無內容的眼睛,我知道,她擁有一顆比任何人都愛她母親的心。可是我就是不明白。

「你為什麼要是個……妓女啊?」我喃喃的說,我不是在看不起她,我既為她母親悲哀,也在呼喊出自己的心聲。「你應該是個和你外表一樣的純潔的女孩啊,花一般的年齡。」

夏鷗沒動了,她突然向我走來,我看見她眸子,水在溫柔的靜靜的流,「小斌,我很感謝你,去陪我媽。真的。說不出的感激。讓我媽多個兒子吧,你不用為你身為女婿而不安。」

原來她什麼都洞察出了。

「我只是不懂,你為什麼要那麼不聽你媽的話。」

「很多事,知道得越多越痛,還是不知道的好。就算知道了,也是一種無奈。」

我望著夏鷗,此時她已有了一抹清清的哀愁。

我就沒問什麼了,不忍。

已經入秋了,我像一個接近新婚的青年忙碌而規律起來,每天早起上班,按時回家,準時吃飯,四菜一湯,保持每四天一次去看望夏鷗的母親。我不願意去分析我和夏鷗的關係,也從不去面對給她的超乎平常的憐愛,我給自己的理由是我全看在快要病逝的母親。

但是我卻一天天消瘦起來,我像捲入一場美麗而善良謊言,時刻都在欺騙。我已經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很少做愛,我不願意提醒自己身邊美好的女孩是我的情婦,每天都抱著她入睡,她總是用溫情的目光看著我,用極為女性的聲音,帶著女人天生的母性說「睡吧,別想那麼多。總會好的。」

於是我就睡了。可以睡得很安定。

我和夏鷗的事情只有大板知道。

大板曾在我剛開始告訴他時驚呼說你怎麼掉進窯子裡了。但隨後看我痛苦的樣子,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大板用他的思維方式勸著我妓女怎麼了?妓女也是人啊,妓女也有她們悲慘的故事,誰想啊,哪個女人不願意正正經經的被一個男人寵幸呢?

然後大板說了句,他一生說得最準確的話:「你少在這裡亂找藉口了,你最大不了的痛苦就是你愛上了一個妓女!」

我驚訝地望著大板,這個從小跟我打到大的兄弟,大大咧咧的竟然如此精準的說中我的心事。

「得了,本人拒絕盲目崇拜,可別把我捧得跟神似的啊。你也不照照鏡子,啊,小斌,你都被折騰得什麼樣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愛上那女的了,而且是很愛!」

我愛夏鷗?而且是很愛?

「兄弟,你愛上她又什麼了?你愛的是一個你可以愛的人吶!」 

引用自:http://lineage2.plaync.com.tw/community/new_bbs_toplist_001_view.a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