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end




「何先生你別心急。我今天來,就是要你去找夏鷗的,我當然會把所有事都告訴你。這件事,也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我,一個是夏鷗,還有一個,就是害夏鷗不能脫身的男人。」

我全身的細胞都集中在一起,我從沒這麼緊張又認真的聽誰說話,我埋怨他說得太慢,他不會知道這種本就放棄的事被重掀起我會有多心急。
「希希你去看裡面電視。」他對那小男孩說。

孩子乖乖地進屋去了。經過我身旁時我注意到他那抹淡定的眼神竟如此熟悉。
「先生你說吧。」
「夏鷗是個好女孩啊!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他的開場白就差點讓我落淚了。我多年來最害怕的就是誤會了夏鷗。

「我第一次見到夏鷗,她才16歲。可以說,我是看著她長大的。那麼好的年齡,卻帶著副大人都做不來的表情。我從沒看見過她笑,她說話很少。只是我眼錚錚的看著她被……唉,那時心裡真為她惋惜,一個女孩,被折磨得全身都是傷,老闆不在時她還安慰我呢,她說李叔你別擔心我的傷,用藥酒揉一揉很快就會好的。你瞧瞧,她有時說話真是連大人都要慚愧的。但是我們為別人做事的,又能做什麼呢?我們也是拿工資吃飯要養妻兒的。哦對了,我是幫我們老闆開車的。我做老闆的司機都快20年了。」

他喝了口茶,又繼續說:「老闆包養夏鷗的母親其實只是個幌子,老闆很喜歡夏鷗。就用她母親做誘餌騙夏鷗上勾。夏鷗呢,你別看她一副冷漠的樣子,偏偏又孝順。於是,幾乎每次老闆回這邊公司,都要把夏鷗叫出來。她才是個孩子啊,你叫她如何去開心去笑?而且每次老闆叫她時,都是我出馬的。有時我還真是不忍心。那麼多年來,我都已經把她當親生女兒般了。」
原來他就是哪個司機。我知道您接著講吧,這些夏鷗告訴過我。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接著說:「後來她母親去世了,夏鷗本來對老闆是理都不理的,但是又遇到了你。其實她完全可以走掉的,既然她那麼憎恨老闆。但是她依舊乖乖的每叫她就出來,唉,可見那孩子心裡有多緊張你喲!」

我不懂了。但是他在繼續說我沒好打斷他的話。「你見過夏鷗哭嗎?我只見過一次,就是在她懷孕的一個月左右。」

「為什麼?」

「本來老闆這個人也分不清是什麼思想。但男人對女人……你知道的,有時也說不清楚。反正平時安全套都是準備齊全了的,而且從來都用了。但是有次老闆幾乎隔了三個月才回來,就沒帶。夏鷗連自己都不知道吶!後來我從老闆口裡聽到,才趕快去告訴夏鷗的,那時她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所以說,那時她是很著急的,她自己也分不清孩子是誰的了。要知道你很喜歡那孩子,她絕不會殺掉你的孩子。但又怕不是你的,所以就離開了你。那段時間知道分娩都是我妻子在照顧她。都心疼她的身世。」
我驚呆了,這個傻女人吶!

「直到孩子平安出世,是個男孩。她又急急地找你,只是看見你身邊已經多了個女人了。小何啊,夏鷗待你不薄啊!孩子都給你帶這麼大了。」

「她怎麼知道孩子是我的?」我立即提出疑問,其實我早在看見孩子第一次那剎那就覺得有說不出的感覺。就好像看見父親啊母親啊之類的親切感。

「還記得那天你陪你女朋友逛街嗎?那時其實我是去接她見老闆去的。但是無意中遇到了你,本來都上了車的,夏鷗直嚷著說要再看看你。於是我一心軟,就停車讓她去了。等她回來後,手上拿著團粘著血的紙巾,激動得手一直抖個不停,說是你的血。」
我想起了,那次被路人撞到了流的鼻血。

「當天她就帶著兒子去醫院做DNA驗證,結果真是你的孩子。得到結果那一刻,她抱著兒子笑了半天。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沒把孩子交給你。就走掉了。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連我都不知道。」
我聽得心都要停止了,手端著茶杯,一端就是兩小時。

他又喝了口潤喉,接著說「直到今年6月的時候,她才託人找到我,把兒子帶過來,她人卻沒來。我求那個帶希希過來的人告訴我夏鷗的情況,她開始死都不說,到今天早上我又去求她,她才告訴我,夏鷗本來在深圳的一個五星級酒店當領班的,日子雖然苦可帶著可愛的兒子也還有個念頭。兩星期前一個住酒店的男人乘著酒性就去抱夏鷗,那孩子當然不從,一個失手吧大概,就把那男人給殺了。經過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這也算正當防衛,可是夏鷗把人家殺了,在浴室裡把那男人的屍首用刀劃成幾大塊!我想,那是她心裡埋了二十多年的憤怒了。偏偏那男人是一大官的親戚,所以,這刑就算最輕也怕是個無期啊。」
當時忘了什麼感覺,反正就是血液凝固了。

「所以她就叫她那邊最好的姐妹,把孩子給我送了過來。你看,這一大一小,真是造孽啊!我就是來,讓你快去看看她的,哪怕見個最後一面也是好的啊,至少在她……總算有個親人……」說到這時,這飽經風霜的男人竟然聲音哽咽了起來。

我忘記了要哭,我那時腦子是很不清楚的。
「大哥,您告訴我,您老闆是誰!」
「小子,你以為你為什麼在短短四年之內,爬上那麼高的地位?害慘了夏鷗,你也有份!當然,另一個罪魁禍首就是劉光棟。」當他吐出這三個字時帶著明顯的恨意,我也呆了。
劉光棟……**外企的總裁。
而我只是他門下一個地區的經理。算起來也是給他打工的而已。我在短短四年間,從一個小小的科長走到今天,我曾經還那麼得意自己的天才。沒想到竟是一個女人,用屈辱甚至生命去還來的。
我緩緩的進屋去,一把抱住孩子,我的親兒哪!竟然長到10歲了才見到父親!我都對你母親做了些什麼啊孩子!
我把頭深深的埋入他懷裡。
晚上我一夜沒睡,訂了第二天一早的飛機。我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妻子,她哭得驚天動地然後一再表示一定會愛兒子多過愛女兒。
然後第二天我就直飛深圳。
夏鷗,好女孩,我來了。你別怕呵!
三年後的清明節,我一如以往的帶著妻兒來到這裡。全家每人都對躺在裡面的女人拜。
夏鷗當時一定不怎麼難受就過去了,夏鷗是執行的槍決。
她一生都活在悲苦裡,或許這是讓她最輕鬆的解脫。
「哥哥,裡面是什麼人?」女兒問兒子。
「是母親。」
「可是媽媽在這裡吶!」
兒子望著天,淚水在他眼眶裡轉動卻沒流出。他有一雙如他母親一樣的純白乾淨的眸子,時常帶著他母親一般的安靜。
「這個是天上的母親。」兒子說。
妻子是個敏感的動物,她又在我身邊悄悄哭了。

引用自:http://lineage2.plaync.com.tw/community/new_bbs_toplist_001_view.a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