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21)




我在知道她為什麼想給我4萬多塊錢後,確實後悔心疼。但是女兒的誕生讓我生活多了一分新的快樂,我感覺自己已經是個讓人依靠的丈夫和偉大的父親,我每天最快樂的事,就是看見我的小熙和小小熙在沙發上蹦跳歡笑。

「小熙我要讓你每天都那麼快樂。」結婚那天我在心裡發誓。
我想我做到了。
小女兒8個月大了, 牙牙學語。
「露露(我女兒的小名)叫爸爸。」「爸爸。」
我喜歡聽她含糊不清毫無動機的叫喚。心裡就窩心得純粹。
「爸爸爸爸……」她叫個不停「媽媽……婆婆,多多……」
多多,換她的意思就是哥哥。

偶爾會情不自禁抱著她,小聲說「露露其實有哥哥的,一個小哥哥。小哥哥都5歲了。」以前我就喜歡和夏鷗一起幻想,我們的孩子一定是個男孩。所以到現在我還認定她肚子裡的是個男孩子。
「小多多小多多。」女兒就嚷。
傷感一大片,滿滿是懷念。

我已經是個35歲的男人了,早就過了那些迷戀風花雪月崇拜愛情的年歲,一心想到靜靜的生活了。

兩千零四年的的一天傍晚,我牽著已經4歲大的露露從公園裡看河馬。她媽最近迷上了打麻將,只要是別太晚回家我一般都不過問的。她應該有她的活動空間。我知道她是有分寸的,最多在輸了百來塊時來哭喪著向你撒撒嬌要你補給她。

小熙一直都是個孩子,說不定以後還要跟露露撒嬌呢。
想到這裡我就不自覺的帶了笑。

走到公園一偏僻的地方時,
「爸爸我要汽水!」女兒叫到。
「好的,露露看見哪裡有汽水了,就告訴爸爸,爸爸給露露買。」
「爸爸那邊有賣!爸爸在那邊!」小女兒用盡全身力氣把我拽到一個路邊的小攤旁。

「露露這裡哪是賣汽水的呀?」我皺著眉頭說,注意一看,小攤桌子上擺著個小黑板,用粉筆字寫著「涼蝦每碗一元」

我呆住了,我沒想到在這麼多年後還會看見這種不為人知的小玩意。我心裡的湖立即決了堤,回憶帶著酸楚一湧而至。

那女孩在陽光下奔跑的影子竟那麼清晰。我想我下意識地已經把她深種在心底。

心底有個女孩叫永遠,她站在初夏的陽光中,全身都毫不經意的散發著清甜。
「爸爸這是什麼呀?」
「老闆在嗎?買兩碗涼蝦。」我叫。

「哎!來了!」一位老婦女急忙跑過來,她本來坐在另一邊和一大嬸吹牛。我一叫她就來了,雙手不停地在圍裙上搓著。「兩碗嗎?好的!」
然後利落的盛了兩碗。
女兒歡天喜地的吃,說爸爸真好吃爸爸真甜爸爸真涼呀!
呵呵,我女兒說話不怎麼會造句。
我慈愛的看著女兒吃完,而自己實在不想吃,我害怕我吃掉的是思念。

女兒吃完了後,心滿意足的跟我走了,在路上還在問:「爸爸剛才那個叫什麼呀真好吃。」
「叫回憶。」心裡苦澀得很。

於是晚上女兒回去告訴她媽,她今天吃了兩碗回憶。聽得小熙笑個不停。
什麼都不懂的人真幸福,我想。


有天下班回家晚了點。剛下車就發現有人影在後面跟著。
我懷疑是搶劫的,正想趕快進小區裡。
「何念斌!等等!」

我轉過身,驚訝的看著這個能一口喊出我名字的男人,牽著一個大約10歲的小男孩,男孩比較害羞,躲到他身後只露半個臉出來。

「你是?」我實在想不出他是誰,隱隱覺得有些面熟而已。
「我叫什麼不重要。你快去看看夏鷗吧。」

我想那時當我聽見夏鷗的名字時,我眼睛都瞪圓了。我上下打量著這男人,衣著相貌都普通,年齡大概在50上下……我像看情敵一般的看了他十多秒,然後問:「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的?」
「我們公司,有哪個人不認識你何經理呢?」
我更納悶了。
「能借一步說話嗎?」他直接問。

我知道有些不為人知的事情他要告訴我了,雖然戒備他,卻忍不住心中憋了多年的好奇。把他帶回了家,剛好小熙帶女兒回外婆家了。

「喝茶。」遞給他一杯,然後在他對面坐下。
「哦謝謝!」他本來在環視我家,見我端茶了忙禮貌的客套起來。
「你有什麼事,說吧。夏鷗到底在哪裡,她怎麼了?」我心裡一陣亂翻騰,我望了他身邊坐得中規中矩的男孩「還有,這孩子是誰?」


引用自:http://lineage2.plaync.com.tw/community/new_bbs_toplist_001_view.a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