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15) 




接下來的日子可想而知的荒廢,整天呆在公司,時刻忙著,卻也不知道在忙著什麼。我必須找點什麼事來做,不然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夏鷗。她現在是否又在那男人懷裡,任他在腰間或大腿捏出新的瘀青。

晚上我也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去看見那空房,更害怕面對一個指著肚子說有我孩子的女人,而那孩子我真不敢確認是誰的。晚上或者就在辦公室後面的小床上睡,或者和朋友去妖綠喝酒消遣。

我滑進了一個凌亂糟髒的次序裡。可怕的是,從來沒想過要爬出來。

大約過了3月中旬,有個很重要的文件存在家中的電腦裡我必須回去拿。我故意在外面流連到凌晨2點才回家,這樣就算夏鷗在家,也已經睡了。

開了門輕手輕腳進屋,像個鴕鳥般地進屋。電腦在客廳的,所以我不必擔心夏鷗會發現我。

可是我一抬頭就看見夏鷗了,她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後馬上跑過來給我拿拖鞋。

她原本就瘦小的身子現在只瘦得一把骨頭了,瞪著雙充滿歡喜的大眼睛把拖鞋快速遞給我:

「你回來了?來把鞋換了。」她清脆地說,故意把聲音抬得高高的,卻還是在最後兩個字的尾音時聽出點哽咽。

女孩夏鷗把鞋放在我腳邊,等著我脫了鞋她又把我的皮鞋放進鞋架。兩年來她幾乎每天都做這些事,表現得熟練又輕鬆。

後來她懷孕了我就不讓她做了,我體貼她的身子,而她總是不滿的說「你別剝奪我唯一的喜好嘛!」

我以為我可以不愛她了,經過那些事,至少可以少愛一點。

可以當時我看見她習慣地伸出手去撿我換下的鞋時,竟然眼眶發熱。我努力控制住自己沒去抱住那瘦弱的軀體。

「你怎麼還不睡?」我問。

她衝我一笑,天真,但是沒回答我的話,只說了聲去給我倒咖啡--我有晚上喝咖啡的習慣。

我看著她的笑,我覺得自己又要走進她妖媚的圈套了。

倒了咖啡出來她就搬了凳子依在我身邊坐著。我不回頭也知道她在平靜地看著我。

我實在太不習慣了這一循環了,那熟悉的味道讓我心軟。

作好我要的東西後,我起身,努力不和她的眸子相碰,不給她捕捉我的機會。

「我去給你放洗澡水!」她說,又向浴室走去。

「呃,夏鷗……」

「嗯?」

我叫住她,我想告訴她不用了我不在家睡,面對她明顯的興奮神態我竟有些說不出口。

「我……唉 ,你自己去睡吧。我吃點東西就回公司了,那裡還要處理些事。」希望這些理由可以讓她好受點。

她看了我幾秒,就不聲不響地去給我燒菜。

其實我根本沒什麼胃口。

十分鐘後,她把菜上齊。坐在我身邊看我吃。

「你這幾天幾點睡的?」我看她今天的架勢似乎每晚都等我到深夜。

她看著我,沒說話,只搖頭。

「沒睡?」

「嗯,我白天睡了的。在學校。」

我很吃驚,但是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吃飯。

吃完一碗她連忙又給我盛了碗湯,這也是她以前愛做的活動。

我感到我的心酸得不能負荷了。

突然瞟到她盛湯的手,拿著湯匙微微地顫。

我緩緩放下她手上的湯匙,讓她轉過身面對我,然後好像烈士般義無返顧地擁住她,踏實又溫暖。

「讓我拿你怎麼辦?讓我拿你怎麼辦吶?」

「我只是在等你,做到我能做的最好的。」她聲音立即帶哭腔,也緊緊的抱著我。

我摸著她的發,柔順又細軟,貼著她的面,熟悉而清香。那瘦得跟猴子似的身子是我久久的吸引。我多不想在擁著夏鷗時放手。

但是她為什麼又那麼地邪惡?以前那麼對她母親,現在又這樣對我。對她在世界上最愛她的人殘忍她才能活下去嗎?

我扳過她,看著她的眼睛,紅紅的,我說你這個壞女人。

她沒分辨什麼,眼眶更紅了。

「你告訴我你那晚和誰,幹了些什麼,好嗎?」我還是要問的,而且要她親口告訴我,不然我一輩子都會被心中那點淤血搞得精神顛覆。

她搖頭,眼睛張得大大的,皺了眉頭,做了我見過最大的面部表情。

「你說啊!」

「你別問好不好?」她用盡似於乞求的聲音說,好像只無助的小鹿。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你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呢?那你希望我怎樣?帶著這分灰色的自尊陰影跟你過一輩子嗎?還是你根本就沒想過要認真跟我過?」我吼,近似咆哮。

然後我就看她哭了。她坐在沙發上哭。

這是她第三次哭,也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他的淚。

夏鷗哭了,殷殷切切的聲響,微微輕聳的瘦肩,淚水放肆地滑在臉上,她似乎不想哭,拚命用手背去擦拭臉上的水,擦得又狠又快,我擔心我再不阻止她她會把自己臉弄破。

「好了,別哭了。你總是這樣,什麼都一個人挨。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有什麼事告訴我好嗎?夏鷗,乖啊,聽話。來,告訴我。」我蹲下,輕哄。溫柔的用拇指為她擦淚,不停的對她說話。

過了好一陣,她沒哭了。再過了一段時間,才完全平靜下來。

「你真想聽?」

「嗯,我必須要聽。因為我要和你一起生活。」

我以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但是她的第一句還是嚇壞了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