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只是個妓女(20) 




晚上疲憊地回到家,我的跳蚤女朋友立即粘上來樓住我的脖子說,
「斌斌!我們結婚吧!」


我一聽頭都大了,怎麼在一天之內有兩個女人對我說同一句話呢?
我用疲憊不堪的聲音說:「為什麼想到要結婚?」

因為她以前一直從沒提過要結婚,她說她還小還沒玩夠,婚姻會滅殺她。但是為什麼她轉變那麼快?難道她……見過夏鷗?
想到這個可能性我背上就一陣寒。

「呵呵,人家剛才看見電視裡的新娘穿婚紗好漂漂哦!我也要嘛~!」
「哎呀 ,今天我累極了,妳別鬧了好不好。」無奈地推開她,把身子往沙發上摔去,重重地陷在裡面,閉上眼睛,盡量不去想這些。

「怎麼?你一聽和我結婚就很累嗎?」她生氣了,湊上來扳著我的臉問。
「不是啊,我今天工作累。」
「哦哦,老公我來給你捶捶肩。」然後她的小手就立即忙碌起來。而且不亦樂乎。
我把手覆在她吊沙發邊的小腿上,那裡柔軟而彈性。

「給老公捶捶肩啊,老公老公辛苦了,老婆唱首讚美歌。老公你是天,老公你最大,我是老公的,老公最最好!老公你猜每句的最後一個字連起來是什麼?」她一邊捶小嘴就一直唧唧喳喳說個沒完,「哈哈,猜不到吧?笨蛋,連起來就是『天大的好』!老公你天大的好!」
小熙邊說邊一蹦而起。說我天大的好

我看了看她,我想什麼都不懂的人真幸福。
「小熙妳真幸福。」我由衷的說。

「是啊!老公你那麼出色!我能不幸福嗎?我們同學一聽你是個大官啊都羨慕死了!」小熙自豪的說,她從不避諱對我在公司的地位的崇拜。

然後她就去做飯。小熙現在在開始學著做飯了,因為剛學,興趣還很高昂,就是菜不好吃也不可以表現出來,不然她要生氣的。
晚上大板來家吃飯,直皺著眉頭說難吃。但是一聽是小熙做的,立即嚴肅的說頂級!

事後大板告訴我小熙在家從不做飯的。我說我知道,他又拍拍我的肩說小熙真的不錯,很適合我。
「你小子也該收收心了。別傷害了小熙知道嗎?那麼好一女孩。」大板第一次那麼正經的跟我談一個女孩子。
也是時候收回我漂泊無岸的傷痕纍纍的心了。

之後很少想起夏鷗了,只在半年後的一次同學聚會上,一個高三的女同學竟抱著她2歲大的兒子來參加同學會,她說老公加班,孩子一人在家不放心就帶來了。
小傢伙很淘氣,說話方式和我家小熙一個樣。呵呵。

我感慨我的大多數同學都有孩子了,看來自己真的老了。大家聽說我還沒結婚都紛紛笑我眼光高。說再不生個兒子以後怕心有餘而力不足了。然後大家都笑。

我勉強跟著笑了兩聲。小男孩一顛一顛地向我撲過來叫我叔叔。
「叔叔」「哎,乖。」我用超乎想像的寵愛去喚他。

我想到了我那還沒見到太陽的兒子。如果能生下來,肯定也差不多大了。而且會嬌氣地叫我爸爸。
「叫什麼名字啊?」
「蟲蟲……毛毛……」小東西還不怎麼會說話的。也不知道他在說些啥。

然後聽到孩子他媽在對另一同學說:「唉,現在我要帶孩子,生活緊著呢。他爸每個月就那麼兩千塊收入,二二得四二四得八,兩年也才不過四萬八千……」
我突然就好像靈光一閃:一個月兩千,兩年四萬八千……

「如果我有四萬八千五百塊錢呢你還會不會娶我?」
那個妓女曾幾何時對我說的話。

四萬八千,加上第一次她16歲那年,給他的五百……
我突然感覺揪心的痛。她是在說明她一直不是個妓女。

後來有意無意的也找過夏鷗,打聽過那男人,可是都沒什麼結果,加上小熙我實在沒什麼說的,也就沒想那麼多了。

兩年後在和小熙的婚禮上,大板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別吃著碗裡的想著鍋裡的。」他是在大家都對我開玩笑時以一句玩笑話說的,大家都沒在意。小熙的媽,我那個丈母娘笑得好甜。但是我對她始終不能像對夏鷗的母親一樣親熱。小熙把她的不滿意表現得相當明顯,因為她的肚子沒法讓她穿她中意已久的用她的話總是「漂漂婚紗」。

只半年小熙給我生了個女兒。當然她是在懷孕幾個月後才和我結婚的。她懷孕了自己都還不知道呢。我說小熙你月事多久沒來了,她一臉傻相的說「我怎麼會知道?」然後我們去醫院一檢查,孩子都兩個月大了。

匆忙結婚。為了沒滿足她的婚紗讓她在我耳邊叨念了幾個月,沒辦法小女兒滿週歲時我們照全家福時又給小熙和我補了一張結婚照。
照片裡小熙笑的很燦爛。
那時我是很幸福是,小熙的可愛,小女兒的嬌憨。也曾一度都以為自己忘了夏鷗了。

那個美麗的妓女夏鷗。「抱歉你只是個妓女。」我曾經那麼對她說。

引用自:http://lineage2.plaync.com.tw/community/new_bbs_toplist_001_view.a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琳媽咪 的頭像
艾琳媽咪

艾琳媽咪的寶貝家庭

艾琳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